欢迎光临
最新生活资讯

【凡人异梦‧四之一】频飞澳洲学艺交流薛文杰手捏梦想成陶瓷家

【凡人异梦‧四之一】频飞澳洲学艺交流薛文杰手捏梦想成陶瓷家【凡人异梦‧四之一】频飞澳洲学艺交流薛文杰手捏梦想成陶瓷家【凡人异梦‧四之一】频飞澳洲学艺交流薛文杰手捏梦想成陶瓷家【凡人异梦‧四之一】频飞澳洲学艺交流薛文杰手捏梦想成陶瓷家【凡人异梦‧四之一】频飞澳洲学艺交流薛文杰手捏梦想成陶瓷家【凡人异梦‧四之一】频飞澳洲学艺交流薛文杰手捏梦想成陶瓷家【凡人异梦‧四之一】频飞澳洲学艺交流薛文杰手捏梦想成陶瓷家

薛文杰(James Seet)非常喜欢手工泥所带来的手感。他说,它幼细的、滑溜溜的,感觉非常逗趣。

年幼时,他就特别喜欢手作活动,美术老师交代的手工作业更是他的最爱。8岁那年,喜爱捏黏土的他,在家里捏着捏着就捏出一个小小动物园。动物园里的每一只动物,都是他用心捏製而成,连身旁的成人都对他的热忱和耐性佩服不已。

更令人钦佩的是,由于陶瓷艺术迟迟未在大马发展,他为了学做高品质的陶瓷品,而一再请假飞赴澳洲,以与当地陶瓷家交流。“即便是现在,要在本地找一名专业教陶瓷的老师都不容易。我的陶瓷老师可是在澳洲找到的呢!”他笑着说。

身为着名国际广告公司Leo Burnett的设计总监,薛文杰总是设法在忙碌的生活里头排出一些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陶瓷艺术。

现年47岁的他,自认是一名追梦人(Dreamer),喜欢追求心中的理想和梦想,虽然这些事物对一些人来说是非常天马行空且不切实际的“梦”。“唯有作梦才能去实现梦想呀。更何况我作的是清晰的梦,有方向有计划。”

他披露,他是于2004年在澳洲参加陶瓷展览会时结识了同样来自马来西亚的陶瓷家,而对方后来更成了他的伯乐。同年,当他的广告事业进入稳定的状态后,他便决心专心学做陶瓷品。

当时,他觉得自己的手艺还不算精準,于是,他便飞到澳洲参加陶瓷展览会,想通过展览找一个了解他的伯乐,而他也确实通过展览会结识了不少当地的陶瓷家,后来他更是经常远赴澳洲和他们会面。

喜欢用手接触粘土感觉

他说,只要安排得到假期,他就会飞去澳洲学做陶瓷品。“那段时间,我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工作和做陶瓷方面。”

其实,他幼时也曾学过水墨画,但他说,他更喜欢捏土带给他的触感。“我最喜欢用手直接接触黏土,而不需要通过其他器具。”

年幼的文杰最爱用黏土捏出各种各样的动物,但他长大后便开始专注于捏製人类。

他认为,人类是非常有趣的情感动物,也因为各人有各人的情感思想,所以,他所捏造出来的每一个作品都有各自的故事。

他披露,他在进入广告界后发现,工作环境非常複杂且压力极大,很多时候,他交出的作品被客户改得面目全非,且失去他原有的水準和艺术感。

“唯有做陶瓷品,我才能完全跟着自己的想法去做,这算是生活中的一种平衡吧。”

15尊女人塑像

展示家暴受害者之痛

薛文杰创作过各种各样的陶瓷作品,有时候,他甚至把陶瓷作品用在自己的广告案子里,使之与广告的设计概念融合在一起。

他对艺术的热爱,也让他发觉他再也无法把艺术和广告切割开来。他的创作灵感常来自过去的广告经验,并在经过生活的历练后变得更精緻。因此,他的陶瓷作品渐渐引起坊间的关注和重视,许多单位更是纷纷邀请他为他们的活动创作艺术品,使得他的作品得以出现在本地许多大大小小的舞台上。

他说,他最难忘的作品是他为女权组织举办的一项反家暴活动所创作的陶瓷塑像。那一次,他总共设计了15尊全然不同的女性人物陶瓷塑像。

“这些塑像代表着来自各种不同背景的女性。虽然这些塑像的面容都带着微笑,但塑像头部后面却有一个小洞口,民众若从这洞口看进去,就可以看到一张小字条,上面写着各个家暴受害女性的心声。由于字条上的字眼叙述着受害者所经历的恐怖遭遇和惨遭蹂躏的过程,观者无不感到毛骨悚然。”

他披露,他还在陶瓷塑像旁设置旁述器,让来者也可通过声音去感受受害者所承受的伤痛和痛苦。

“我之所以让塑像有张笑脸,主要是因为现实生活中的受害者平日很可能就是呈现这样的样貌,因为她们常常利用墨镜或长袖衣物遮掩伤口,只让人看到自己开心的一面。”

他说,家暴包括肢体暴力、精神虐待、经济束缚和社交监控等,而他希望大家可以清楚认知这些伤害,并採取适当方法来保护自己免于被伤害。

为赶出作品 

每晚深夜12点动手

薛文杰说,他受邀为这项反家暴活动製作人物塑像时,心里很雀跃,因为他终于可以通过自己的专长行善。

“最重要的是得先把草稿做好,然后才开始动手。”

他说。由于主办单位在举办活动前的一个月才联络他,所以,他必须加快速度,以赶在活动前完成有关雕塑工作。

“当时,我每天都在晚上约12点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后,才开始动手做塑像。”

“由于太过仓促,成品并不理想,但它们仍能百分百传达该活动想要向民众传递的资讯,所以,它们并未失去艺术作品该有的价值,对我来说,那也算不错了。”

在展览的前一晚,他才从热腾腾的炉子里拿出刚烘乾的陶瓷塑像,并将之运送到活动现场,然后和主办单位携手布置场地到凌晨3点。虽然这样的生活方式令人疲累,但为了梦想,他一点也不嫌累。

製水中浮球记载海人历史

另一个让薛文杰印象深刻的作品是记录马来西亚海人(Orang Laut)的水中浮球(Tanah Air)。

“海人是南马非常重要的族群之一,他们在马来亚的发展史有着举足轻重的角色。随着时代的变迁,他们原先居住的地方早已被发展计划取代,而他们的文化也因此连带被淡化,如今,大部分海人都已融入现代社会。为了纪念他们的土地,我採用马来字‘Tanah Air’的概念将水和土结合起来,然后在当中放上陶瓷品。”

每一颗颗浮在水面上的空心陶瓷,都是一个个记载着海人过去的时空胶囊。陶瓷球的表面画着黑白的海人专用的渔船,像是在叙述他们过往的海上历险过程。

在筹备该项作品期间,他几乎每逢週末都会前往柔佛,并把陶瓷作品一个个开车运过去,毅力之坚定,叫人不得不佩服。

“作品完成后,我才发现湖水每每在大雨后可以涨水达3呎,以致陶瓷塑像的摆设受到影响。后来,我们决定用铁棒来巩固有关陶瓷品。”Icaperox sena

藉製作碗茶壶推广陶瓷品

薛文杰认为,东南亚人对艺术并不敏锐,所以,本区域的陶瓷艺术市场并不大。但也因为如此,让文杰有充分的时间去修练自己的手艺。

“有一次,我在国外学艺,且当时仅有一个月的时间创作。这对我而言是很难得的,因为我平常都得工作,不能专心製作陶瓷品。若在国外有机会纯创作,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个梦寐以求的机会。”

“一名洋人朋友问我为何入夜了还在创作,我说因为我特别珍惜这个机会。他们不解。我想就是因为马来西亚陶瓷艺术家的机会不多,所以,我才到国外进修。如今,我们都变得特别珍惜每分每秒。”

2017年,他开始手捏其他更亲民的陶瓷物,如碗和茶壶。他认为,既然很多人都看不懂艺术感太强的陶瓷,不如就找个可以和人们日常生活产生关联的东西,让人们藉此认识陶瓷。“这也算是我回馈社会的一种方式吧!”他笑说。 

特约/克里斯.2017.08.01

[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